免责声明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云麓园BBS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58307|回复: 2

[经济学] 埋葬社会主义——评《通往奴役之路》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10-2 21:45: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最近张维迎在达沃斯论坛火力全开,炮轰继续搞计划经济是无耻的表现,算是引起不大不小的风波。想起之前刚啃完了哈耶克的《通往奴役之路》,借此机会唠叨两句。

计划经济作为社会主义国家证明其优越性的一大利器,本质上是政府掌握着一切优势资源,国家的经济活动依政府的指令或计划进行,个人的能动性被压抑,成为国家机器上的螺丝钉。虽然上个世纪社会主义阵营在与坚持市场经济的国家之间的全面竞争被爆出屎来,纷纷改换门庭,连死要面子的中国都暧昧地承认要坚持中国特色市场经济。不过,好了伤疤忘了痛向来是我们民族一大特色,某些人或出于利益或出于健忘,虽不敢明目张胆的全面支持计划经济,但也不间断为政府干预摇旗呐喊,在他们眼里以来政府和市场被视作一对好基友,市场更是被包装成了傲娇受是不是会撒娇卖萌,需要政府这只大手宏观调控安抚一番,并时刻掌握着国民经济的命根子。问题在于,倘若市场的表现没有达到人的心里预期,究竟是市场的失灵还是心理预期的错误?更重要的,政府何时出手,以什么方式出手,何时收手都没有明确的论断。哈耶克并不反对政府适时的干预,也承认市场会失灵,因为人的理性有限,知识有限,当然会犯错误。但并没有理由相信政府官员或是立法者有足够的知识和能力纠正错误,指望政府是万灵药包治百病并不靠谱。事实上,市场竞争是一个发现过程,人们会在学习中磨练、改进自己的理性和能力。同时,吾人须知,政府的财富不是凭空而来,每一个公共工程的背后可能是私人投资机会被掠夺。

社会主义者坚持计划经济的另一个原因便是认为相比于市场,计划经济更能节约资源优化配置。工厂,学校,企业都有计划,但是这些计划都受到价格机制的支配,民众可以用货币投票。计划的好,可以增加福祉,计划的不好,就要承担损失。 当一种生产要素上涨,投资者会跟进,直到供需平衡,价格下跌。这其中当然有损失,但计划经济就优于市场配置吗?非也,在实行计划经济的社会,政府掌握着优势资源,一切配置听从老大哥安排,生产效率高效与否不过老大哥一句话而已。正如过去社会主义国家一个显著的社会现象便是重工业发达而涉及到民众普通生活的轻工业稀缺,即使有人质疑,他们也会动用宣传机器告诉你帝国主义忘我之心不死,我们要勒紧裤带抵御“欧亚国”,困境不过一时。与此同时,计划经过臃肿的官僚系统的过滤势必又会扭曲,奥威尔在《1984》描绘出大洋国的生产指标不断被肆意更改的混乱情景就是侧证。所以哈耶克才会说,“计划与竞争只有在为竞争而计划而不是运用计划反对竞争的时候,才能够结合起来。”

一些人心存幻想到,我们仅仅是把经济权力交给计划当局,政治权力仍然掌握在民众手中,我们仍然保有一个民主社会的本质。针对于此,哈耶克借用希莱尔·贝洛克的观点予以回应:“对财富生产的控制,就是对人类生活本身的控制。”连小学生都明白谁掌握着零花钱就得听谁的。民众交出经济权,被迫按照计划行事,个人的一切经济生活将会受到掣肘,人的命运似浮萍,无时无刻不受到强权这只大手的操弄。何况,且不说一无所有的民众能否限制得住掌握着一切经济权利的强势政府。单说这般南辕北辙地监督和扯皮政府计划为何不让政府限权,由民众自由选择?现代社会发展到今天,分工越来越细化,经济运行越来越复杂,这就导致企图制定经济计划的某个中央机关根本不可能注意到影响经济运行的所有因素,而且这样一个机关也不具备应对各种经济变化的充足知识,因而计划的制定必然是相当困难的,即使制定出来,也无法有效指导时刻处于变动中的经济运行。其次,民主只是手段而非目的,它只是现行政体中维护自由的不太坏的一种,妄图代越庖俎操纵他人的生活,那只会是“致命的自负”。诚如译者殷海光所言, 民主形式是易被利用的。举凡开会也,选举也,议事也,立法也,举手也,无一不可表 演得惟妙惟肖。自由则不能被导演。自由是个体之自主,自发,自律的思想,言论,与行动。

写到这里,想起李敖在大陆演讲中曾说过的一句话,过去因为人太自私所以没有实现共产主义。这大概也是不少人心中存在的谬误。马列教徒攻击资本社会物欲横流,人民向金钱低头,被分成数个阶级。而在共产主义社会实现了公有制便能保证人民的平等。马克思看到了“私有财产制度是给人以有限的自由与平等的主要因素之一”,而他所做的则“希望通过消除这个制度来给与人们以无限的自由与平等”。在哈耶克看来公有制下的平等不过是“迷惘的平等”,这种公平的本质不过是靠掠夺私产进行名义上进行平均分配。亚当斯密就曾说过:“酿酒师酿酒,面包师烤面包,屠夫卖肉不是出于仁慈,而是为了他们自己的利益,但是在这个过程中,他们会实现原本他们无意实现的目的:增加社会财富。”社会财富并不是一成不变的蛋糕任人掠夺,而是可以通过分工和交易越做越大,理论上达到帕累托优化。人们对金钱的着迷并不是对金钱的本身,而是希望通过金钱交易获得其他服务和商品。马列教徒批判西方社会沉迷于“拜金主义”,然而在一个自由竞争的社会,想要获取更多的金钱除非暴力掠夺就必须向他人提供优质的服务或者商品,客观上也服务了社会。更何况人的要素禀赋各不同,同样一张嘴,有的人爱听郭德纲,有的人爱听王菲,这些特质我等凡人一辈子也学不会,为了公平难道就得给他们割喉?一个公平的社会是应当是最大程度营造竞争的氛围,让每一个社会人利用自己的禀赋参与到社会分工中。马克思曾描绘了一幅“按劳分配,各取所需”的共产主义乌托邦景象,似乎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人人都是魔法师,想什么有什么。事实上,人的需求向来抽象和滞后, 福特就曾说过,如果我问从来没见过汽车的顾客他们想要什么,他们肯定会告诉我,“一匹更快的马。”更为重要的是,财货和资源都具有稀缺性,无论如何分配也不会达到“各取所需”,因此未来社会不会过渡到社会主义或者共产主义,而是分工更精细市场化程度更高的社会。


本书另一个探讨的话题是为什么社会主义国家为什么最终都走向集权社会。倘若引入奥尔森的集体行动逻辑就不难理解,在奥尔森的理论体系中,除非一个集团中人数很少,或者除非存在强制或其他某些特殊手段以使个人按照他们的共同利益行事,有理性、寻求自我利益的个人不会采取行动以实现他们共同的或集团的利益。社会主义的目标不可能得到全民的认可,其带来的利益也无法适合每一位社会成员。并且,“随着范围的扩大,持有不同价值观念的人们必然越来越多,达成一致意见的困难必然越来越大,这就要求必须存在一个民众共同信仰的完整而准确的伦理准则体系或价值序列最为标准来保证计划的达成,但这样一个公认的伦理体系或价值序列显然并不存在,那么,除了倚仗强力和强迫以外,没有什么办法可以达成这样一个计划。”

我们从小就接受一种教育,认为现在的坚持市场经济是权衡之计,未来某天生产力达到一定水平我们可以跨入共产主义。然而,哈耶克却告诉我们近代科技有赖于于个人自由程度的加深和分工的细化,生产水平越高人们就会越有手段捍卫私产,而不是拱手相让。想当年,我们“跑步进入共产主义”,搞得民不聊生、饿殍遍地,然后我们退回到“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反而经济高速增长,生活水准显著提高。现在,我们需要进一步考虑,何不再往后退一步?

本文转自人人小站 -我爱经济学 http://zhan.renren.com/ieconomics
发表于 2011-10-2 22:18:31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1-10-3 11:46:26 | 显示全部楼层
罗斯福看完文章,转身,离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免责声明|更新日记|云麓团队 ( 湘ICP备05005659  

GMT+8, 2017-9-27 03:59 , Processed in 0.083635 second(s), 19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